您所在的位置: 福建机关党建网> 时政热点 > 正文

我的2016红色印记 从福建的最远的地方开始

fjdj.fjsen.com 2016-12-29 09:04:3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我来说两句

原标题:我的2016红色印记

2016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五周年、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对这一年的记忆,红色无疑是最亮的那一抹。本报年轻的编辑、记者随中国作协组织的全国数百位作家,重返历史现场,重温难忘岁月。也许,这只是万分之一的“长征”,但是这一红色印记,已深深地镌刻在他们成长的路上。

——编 者

万分之一的“长征”

马 涌

这只是“重走长征路”中普通的一天。

早上,一车人从西安的驻地坐着大巴出发。天气还好,阳光不错,一车的作家们欣赏着西安清晨的景致,高谈阔论着种种的见闻。路有些堵,大巴车在城区里走走停停,乘客们一边聊天一边随着大巴的启停转弯而点头摇头,不时爆发出心领神会的笑声。

太阳默默地爬升了高度,阳光透过车窗开始显得耀眼。车已开出市区上了高速,充满活力的城市街景,被千篇一律的“柏油路加绿化带”所替换。原本临窗看景的人纷纷拉上了车窗的遮阳帘,拉动帘布扬起的灰尘在阳光之下清晰可见,慵懒地乘着气旋隐匿到暗处,看得人鼻子里隐隐发痒。即使是最热衷于表达的作家,此刻也缓下了语速,收小了音量,将车中音响的主旋律,让给了单调的发动机声。

我决定睡上一会儿,尽管这还只是上午。

我是被不适感“叫醒”的。后背被黏糊糊的汗液勾了芡,肩膀却在头顶空调的劲吹下透着寒。人坐在椅面上,往上及腰,往下到腿,都被锈住了一般的僵硬感所包裹,仿佛动一动就要发出嘎吱嘎吱的怪响。

看看表,睡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探头环顾车内,一个个后脑勺都深深地隐没在座椅靠背之后,什么也看不见。此刻,蓦然发现一个名叫“无聊”的小人儿在脑海中不停地抖腿,哒哒哒哒的声音令人心烦。只有“放松一下”的时间才能稍稍充值一下活力,但几分钟后马上又做回了椅子的囚徒。

吃过午饭,依旧还是赶路。不知不觉间,大巴车已经从高速路开到了山路上。窗外的山和树,此处和彼处并没有什么区别,偶尔出现的指路牌成了天降甘霖般的风景调剂。

心思恍惚间,我想起此行的目的——这是重走长征路啊。

如果我们今天的目的地是当年长征路上的一站,那么如今这条山路,多半就是当年红军行军走过的那一条。当我们的细皮嫩肉在松软的大巴座椅上坐得腰酸背疼的时候,那些二十来岁的战士们,正在路边用带着厚茧和血泡的脚板赶路,在前面的山崖上伏击着我们的懒惰和软弱。

这是出发之后的第五个小时?还是第六个?坐车这么久的路,背着枪的战士们又要走多久?没有导航的战士们,知不知道他们离此行的终点还有多远?心中有没有“就快到了”的期冀?我们今天就会返回西安,而战士们在抵达今天这个我们的“终点”之后,是否有一个“归处”在等待着他们?

久坐的焦虑酸胀,此刻变成了关于历史的感受与追问,尽管其程度不及历史上的万分之一,却比再高明的文字都要贴切。这是重走长征路的魔力。

大巴车终于停下了。

我们的目的地,在丹凤县庾家河,这里一处名为“杨家药铺”的铺面,曾是中共鄂豫皖省委第十八次常委会议召开的地方,红二十五军在这里也曾与敌人有过激烈的战斗。如今,“杨家药铺”已成为当地著名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当年在此迎接红军的店主后代杨青山,将铺面改造成了一座关于红二十五军历史的小型博物馆。我们到来时,杨青山穿着红二十五军的军服热情地迎接了我们,还为这座小型博物馆给我们做了详尽的解说。但我却对这杨家药铺所在的那个小村子更感兴趣。

在我手机的地图上,“杨家药铺”是没有标注的。不仅如此,杨家药铺所在的这个村也都没有标注。然而这里并没有被时光遗忘的破败景象。街上是平坦的柏油路,电线杆撑起的电网通向家家户户,房子都是光鲜的二三层小楼,白色的墙面砖衬着银色的铝合金窗,房顶上支起一口口天线“大锅”。尤其惹眼的,是不远处的一间临街店脸上,挂着“农村淘宝服务站”的招牌,与旁边的红色旧址一起,映现着两个时代。两个小伙子跨在崭新的摩托车上,看了看我们这群来参观的外地人,轰开油门一溜烟地消失在村路尽头;年轻漂亮的新媳妇们抱着孩子出来看热闹,那时髦的衣着、发型和妆容,和北京街头并无二致。

红军途经此处已经八十年。在这个开着导航也找不到的小村落,人们已经有了这样的生活。

如果八十年前红军未曾从此过,今天这里会是什么样;如果八十年前未曾有过红军,今天这里又会是什么样?

离开杨家药铺日已偏西,返程过半已夜色苍茫。万物的轮廓隐没,在回到高速路上之前,我们甚至找不到一辆同路车的灯光来互相慰藉。黑暗中我们人困马乏,调头向后返回温暖的宾馆,而红二十五军还在沿着未卜之路向前,向前。在夜色最浓稠处,我看到他们的身影与我错身而过。

这是仅仅万分之一的长征,已足够印刻在我心中。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