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福建机关党建网 > 时政热点 > 正文

我的2016红色印记 从福建的最远的地方开始

fjdj.fjsen.com 2016-12-29 09:04:3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我来说两句

细节里看民心

王子潇

“吃水不忘挖井人,时刻想念毛主席。”

儿时学习的课文,朗朗上口的语句或许会成为一生无法忘怀的心底回音。清晰记得学到这篇课文时,老师为我们声情并茂朗读这句话时的场景,阳光正暖,近至正午,动人的文章、彩色的配图、温暖而亲切的声音,构织出难忘的童年画面。一段红色的历史记忆,连接着毛主席与普通百姓的生活逸事,在江西赣南的井边开展,也在一代代孩子们的心中永久地定格下来。红井,这个课文中的意象,令儿时的我心有向往,渴望一见真容,一品井水甜凉。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这口潜藏于记忆深处,深埋于心河之底,仿若精神图腾的红井,于今年令我得以真实地“邂逅”。来到瑞金,来到沙洲坝,相比于气势恢宏、庄严肃穆、意义非凡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旧址,这口低矮、并不显眼的红井更令我心潮澎湃。井口并不硕大,一方镌刻着“吃水不忘挖井人,时刻想念毛主席”的石碑静默地矗立一旁。舀一口井水,一股沁人心脾的甘甜贯通全身,一路的乏累也随之消散。

很难想象,一口普通的水井,居然成为赓续于几代人心中的红色印记,甚至成为如今的5A级景区。既不是宏阔庄重的建筑群,也不是铭刻历史节点的战争现场,相比于祖国山河各处红色旧址、革命遗存,这口红井实在是微小的所在。然而正是这样一份看似平凡微小的所在,成为了一颗红色的种子,深深地扎进几代人童年的心灵深处,生根发芽,萌发出对共产党,对毛主席,对为百姓谋福利、急百姓之所急理念的懵懂却又具体的感知。红井,成为执政为民理念的真实象征,具象了中国共产党从兴立伊始便恪守秉持的为人民服务的坚实理念。

这样想来,红井的可贵和非凡便也愈发清晰,与那些波澜壮阔的历史事件、浴血奋战的革命战斗相比,红井的故事更贴近人民群众的实在生活,更走入寻常百姓朴实平凡的内心。打一口井,让百姓不再忍受塘水的脏臭,日子或许不再是将就和无奈,有了变好变甜的可能。改善生活品质的同时,更打破了“沙洲坝人喝不得井水”的天命迷信。“不要信天命,要信革命!还是打口井吧!”毛主席一句轻松而又坚决的话语,道出了共产党人的革命信仰,定为百姓谋福利的信念宗旨也自然地汩汩流显。

不禁想起曾读到过的中央苏区一段“盐史”。1931年,国民党中央政府颁布新《盐法》,对食盐的产销、储存严加管制,严禁私卖。国民党对中央苏区实行经济封锁,不让“一粒米、一撮盐、一勺水”落入共产党手里。面对残酷的封锁打压,中央苏区积极开展全民自救生产运动,全力推广土法熬盐技术,虽盐的质地不好,但也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中央苏区的食盐供应压力。

然而敌人的封锁使得中央苏区的经济愈发恶化,食盐的压力越来越大。面对困难,中央苏区的百姓不逃离、不屈服,而是坚定地与共产党人同面对、共患难,打通竹杠的关节,用食盐水浸渍衣服,甚至装扮乞丐、假装出殡,妙招频频骗过敌人的封锁检查,将不绝如缕的盐输入苏区境内。共产党人坚守“有盐同咸,无盐同淡”,以身作则,带头表率,毛泽东自身执行最低食盐定量标准,掌握食盐分配大权的闽浙赣省财政部部长张其德,守着盐堆,领着家人吃淡菜,“这些白花花的盐巴是革命的本钱,我们决不能以权谋私,动用公家一粒盐!”

常是危难见真情。这种基于生活本需的生命诉求,让“盐”成为了一个同心圈,凝聚了共产党人与苏区人民的心,也筑成了一道敌人无法摧毁的情感厚垒、意志高墙。这里虽不是硝烟弥漫的战场,却关乎百姓日常生计、生命健康,是百姓感受最直接、最鲜明的危机挑战。此时,谁能和百姓走得最近,谁能与他们共渡难关,谁能帮助他们改善现有的生活,谁就是他们最坚定的战友,最可爱的亲人。

共产主义、革命理想,这些宏大深刻的名词未必能让每个普通百姓真正地理解,但生活中的现实困难,日常里的坎坷陪伴却是他们真实深刻的生命体验。为他们打一口井,改善生活的水质;带领他们一起产盐运盐,保障生活的所需;为他们抗击反动侵扰,维护村寨的安宁;与百姓一同织布纺线,融入他们的生活;为百姓分得田地,让每个人有自食其力获得幸福的可能。当温暖真挚的情感渗入到点滴的生活细节,宏大高远的理想追求就会变得真实可感,“自己人”的意识便会潜移默化地流进百姓的心坎。跟党走,跟着红军战士走,正因为他们是我们生活的一分子,是能够与我们同甘苦共命运的同路人,也是让我们生活变得有滋有味、踏实平安的可亲可敬的人。

历史的宏图往往铺就于平凡的细节,丝丝日常的朴实感动,蕴含的是血浓于水的真情实意。红井也好,“红盐”也罢,凝聚的都是共产党人用真诚换来的火热之心。当沙洲坝人民在红军走后的每个夜里自发围坐在井边仰望北斗,当苏区的百姓千方百计、不畏艰险地为红军战士输运食盐,历史的轨迹早已在这情感的共鸣共融中写就。

不灭的火

周舒艺

仲夏时节,骄阳似火。

上杭、长汀、连城、新罗、灌阳、全州、兴安、龙胜……我随着中国作协组织的中国作家“重走长征路”闽桂团,沿着当年中国工农红军第九军团的行军路线,行走在闽西和桂北的大地上。

八十年前激烈的枪声已逝,八十年前壮烈的呐喊声已逝,八十年前冲锋的身影已逝,但,我分明看到了一团团红色的火,在明明灭灭中顽强地燃烧,在星星点点中蔓延着燃烧,在艰难的长征路上熊熊燃烧。

那是古田镇那幢小楼里,一盏燃烧的灯火。

闽西,是红军长征出发地之一。

这里,是中央苏区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毛泽东思想的重要发祥地,是中国革命的红色摇篮。1929年12月在上杭古田召开的红四军第九次党代表大会通过的《古田会议决议》,是建党建军的纲领性文件。

我们来到了闽西上杭县古田镇。在采眉岭笔架山下的赖坊村,有一幢二层砖木结构小楼,上厅的左厢房,是长征前夕毛泽东同志曾经居住过的地方。走进古朴的小楼,仿佛一步迈进了八十多年前,依稀看见在一盏通宵燃着的松明子灯下,毛泽东奋笔疾书,写成《时局估量和红军行动问题》,后来改名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万言长文。正是在这篇文章里,毛泽东提出了建立农村根据地、以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中国革命道路的理论。

黑夜里,松明子摇曳的灯火与毛泽东笔下的“星星之火”,相互辉映。

那是红军战士的鲜血,洒在长征路上,红得像火。

这一条长征路,战火纷飞。

红军长征前第五次反“围剿”在闽西的最后一战松毛岭战役,中央红军突破了国民党军第四道封锁线的湘江战役……八十多年后,当我们再次来到那些战役的遗址时,松毛岭、觉山铺、新圩、界首……掩体还在,战壕还在,弹孔还在,树木纹丝不动,江水波澜不惊,只有纪念碑高高地矗立。

松毛岭一战进行了七天七夜,异常惨烈,万余名红军战士牺牲在巍巍松毛岭,然而这一场战役为中央红军长征赢得了宝贵的集结和转移时间。几日之后,1934年9月30日,刚刚走下前线的红九军团在闽西长汀县中复村观寿公祠前举行誓师大会,开始了长征。

红九军团,是长征中唯一参加过红军三大主力长征行动的部队。在包括红九军团在内的中央主力红军八万六千人的长征队伍中,闽西子弟约两万六千人,到达陕北时只剩下两千余人,平均每一里路就牺牲一名闽西子弟。

当年11月底,中央主力红军在湘江上游广西境内的兴安县、全州县、灌阳县与敌军展开激战。尽管最终强渡湘江成功,突破了国民党军的第四道封锁线,粉碎了蒋介石围歼中央红军于湘江以东的企图,但是损失极其惨重,湘江战役后,中央红军由出发时的八万多人减少到三万多人。担负全军后卫的红三十四师全军覆没,师长陈树湘等将领全部牺牲。民间从此有“三年不饮湘江水,十年不食湘江鱼”之说……

1  2  3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