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福建机关党建网 > 正文

精准施策同向发力织密“天网” 福州市扎实有效推进反腐败追逃追赃工作

fjdj.fjsen.com 2019-04-19 10:37:04   来源:福州新闻网 我来说两句

2019年1月28日,在福建省委反腐败协调小组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统筹协调下,经多方努力,外逃25年的贪污犯罪嫌疑人原南昌铁路局福州分局生活管理段采购员林志坚被江苏省张家港市公安机关抓获,并移交福州市纪委监委立案调查。而就在此两个月前,逃往境外近20年的贪污犯罪嫌疑人原福建省农业厅畜牧局局长郑锡恩也在儿子的陪同下,主动回国向福州市纪委监委投案。

“林志坚、郑锡恩等人的归案,是对党中央‘不管腐败分子逃到哪里,都要缉拿归案、绳之以法’坚定决心的又一次生动诠释,腐败分子不管逃到哪里,不管外逃10年、20年,还是30年,终究逃不过党纪国法的制裁。”福州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

近年来,福州市委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关于全面从严治党和深入开展反腐败追逃追赃工作的部署,加强领导、统一谋划、扎实推进。市委主要领导牢牢扛起第一责任人责任,亲自研究反腐败追逃追赃工作重要问题,过问重大事项,多次作出批示,切实发挥了以上率下“头雁效应”。市纪委监委主要领导多次强调,要进一步加大力度,多管齐下、千方百计,实现追逃追赃新进展新突破。

2017年11月,福州市追逃办从公安、法院、检察院、外事侨务部门抽调业务骨干,组建追逃追赃工作小组,开展追逃追赃专项攻坚行动。攻坚行动开展以来,已累计追回职务犯罪在逃人员19人,追回赃款总额共计人民币550.65万元。

福州市县两级监委成立后,努力把监察体制改革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使追逃追赃工作成效最大化,各县(市)区追逃办、各专案组全面进行充实调整,严格落实“专人专责、专案专办”机制,进一步明确责任领导和责任人员。全市各级各部门党委(党组)切实担负起主体责任,各级纪委监委充分发挥主办职责。市追逃办统筹协调公安、检察院、法院、外事侨务部门等成员单位,发挥资源整合优势,形成在法律制度框架内互相支持、协作配合、同向发力的工作格局,同时注重发动海外榕籍乡亲和华人华侨社团提供线索,协助开展境外追逃追赃工作。

在此基础上,福州市追逃办因人因案精准施策,综合采取法律震慑、政策感召、亲情感化等措施,有力推动反腐败追逃追赃工作持续深入开展。

晋安区纪委监委根据在逃人员及其家庭成员特点,着重政策攻心和法律宣传,于2018年4月成功促使潜逃14年之久的挪用公款犯罪嫌疑人林长胜投案自首。仓山区纪委监委通过对职务犯罪在逃人员有关信息数据比对分析,发现在逃人员余春荣、陈明顺涉嫌违法犯罪重要线索,依法及时采取相关措施,同时配合打好政策牌、亲情牌,分别于2018年5月和8月成功迫使上述两名在逃人员投案自首。

台江区纪委监委充分发挥国家监委等五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敦促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投案自首的公告》威慑和感化双重作用,通过境外在逃人员陈翔国内亲属,向其详解相关政策,于2018年9月30日成功将陈翔劝返归案,成为五部委联合《公告》发布后福建省首例劝返的职务犯罪境外在逃人员。这一成功案例产生了回国投案连锁反应,公告期限内福州市又相继成功劝返外逃澳大利亚犯罪嫌疑人林聿金、外逃美国犯罪嫌疑人郑锡恩等两名职务犯罪外逃人员。

福州市追逃办有关负责人介绍,今年福州市纪委监委、市追逃办将以开展“天网2019”行动为抓手,重点突破省市挂牌督办案件,加快完善防逃机制建设,着力提升追赃工作成效,推动追逃防逃追赃工作高质量发展。


新闻故事

亲情,让他“回归”

——原福州市某拆迁安置指挥部办公室主任陈翔外逃8年后回国投案

2018年9月30日,在福州市委反腐败协调小组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统筹协调下,外逃美国8年的职务犯罪嫌疑人陈翔到台江区纪委监委主动投案。这是2018年8月23日国家监委等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敦促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投案自首的公告》之后,我省首名成功从境外劝返的职务犯罪在逃人员。

陈翔,男,1974年2月生,福州市长乐区人,系原福州市某拆迁安置指挥部办公室主任。2009年5月,陈翔在安置房项目工程承包、建设过程中,利用职务之便为工程承包商陈某某(已判刑)提供帮助,收受陈某某赠送的25万元人民币。2010年9月,台江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陈翔立案侦查,但此时陈翔已潜逃美国。

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为追逃追赃工作注入了新活力。2018年1月,台江区监委挂牌成立后,陈翔追逃追赃案件也由台江区检察院移送台江区纪委监委。根据对案情和陈翔家庭状况的分析研判,专案组掌握到一条信息:陈翔十分挂念国内年迈的双亲和刚就读高中的儿子。专案组坚持情理法结合,精准施策,详细制定了劝返工作方案。一方面以亲情感化,形成强大的“亲情劝返”心理攻势,促使陈翔主动投案自首;另一方面第一时间通过其家属传递五部委联合公告内容和精神,阐明政策、提供出路,使其在思想上和心理上发生转变。

经过专案组反复多次、耐心细致的说服劝导,在亲情感化、法律威慑和政策感召下,陈翔最终坚定了回国投案自首的决心。外逃8年的他回到福州,向台江区纪委监委投案自首,如实供述了违法犯罪事实,并退缴了全部赃款。

“8年来我没给双亲尽过孝,也没有陪伴儿子成长,每天都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感谢你们对政策和公告的详细解读,让我吃下了‘定心丸’,把我从‘不归路’上拉了回来。”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的陈翔满怀愧疚地说。


回头,让他走出阴霾

——原福州市政工程管理处劳服公司经理 余春荣潜逃12年后投案自首

“感谢追逃专案组的同志,正是有了你们的帮助,我才能放下重负走出阴霾,多年来压在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日前,正在服刑的原福州市政工程管理处劳服公司经理余春荣谈及自首经历,对参与追逃的工作人员表示由衷的感谢。据了解,余春荣是福州市在“天网2018”行动中第一个成功追回的职务犯罪在逃人员。

2006年初,因涉嫌共同贪污公款1380余万元,余春荣留下一封辞职信便渺无踪影。同年10月,仓山区检察院对其立案侦查。10余年来,追逃工作虽然从未中断,却没有取得实质进展。2018年初,仓山区监委挂牌成立,余春荣一案也由区检察院移送区监委。新成立的区监委第一时间就组建了余春荣追逃专案组,迅速展开追逃工作。

“余春荣是一个在逃多年的‘老司机’,反侦查能力强,隐藏颇深。”在案情推进会上,面对狡猾的狐狸,小组成员没有畏难退缩,而是坚定了目标,“不管他跑了多久、躲在哪里,我们都要一追到底,将他绳之以法!”

在对案卷材料反复细致梳理,并对十多年来侦查摸排掌握的大量资料进行分析之后,一个细节引起了专案组的注意。

余春荣案发前已离婚,他的前妻除了每月千余元的退休金外没有其他固定收入,但在其供儿子上大学期间,还花百余万元购买了一套商品房……

专案组经过进一步调查发现,余春荣前妻离婚后10多年一直居住在福州市区,但2017年却和余春荣老家有不寻常的大额资金往来。专案组敏锐地意识到这可能与余春荣有关。

在市追逃办多方协调支持下,专案组顺藤摸瓜,深入调查,确定余春荣与其前妻还保持着联系。专案组以此为突破口,多次上门释法说理,分析利弊,通过其家人传递信息,用政策和亲情纽带将其唤回。2018年5月10日,出逃12年的余春荣在儿子的陪同下来到仓山区监委投案自首,并主动退还全部赃款。

“逃亡的这些年,我像一只见不得天日的老鼠,生病了不敢去医院看病,出行只能倒乘大巴或黑车,听到警车路过就忍不住躲到柜子里,与家人也是通过辗转多人的方式偶尔联系,完全看不到未来……”谈及这些年来的经历,余春荣泣不成声。


自首,是最好的“解药”

——原福建省农业厅畜牧局局长郑锡恩外逃19年半后回国投案

2018年11月20日,在潜逃19年半后,原福建省农业厅畜牧局局长郑锡恩踏上故土。

“我回来了,认罪服法!”操着一口浓厚的乡音,激动中夹杂着些许哽咽,郑锡恩长长舒了口气。那天,78岁的郑锡恩在福州长乐国际机场工作人员搀扶下走出边检入境通道。

1997年夏天,厦门举办中国畜牧业暨饲料工业交易会,福建省农业厅负责具体承办。时任省农业厅畜牧局局长的郑锡恩负责交易会协调联络和财务工作。

“交易会结束后结余了一笔款项,我没忍住,动了贪念……”当年57岁的郑锡恩即将退居“二线”,面对交易会期间的收入他有些“心猿意马”,最后通过收入不入账、转移资金等操作,非法侵吞交易会会务结余款10余万元人民币。

1999年6月,福州市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罪对郑锡恩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取保候审期间,郑锡恩逃往国外。从此,“逃犯”成了他的身份备注,也成为压在他儿子心头沉重的大山。

在前期追逃工作中,办案人员动员郑锡恩在国内的儿子配合开展追逃劝返工作,但其态度消极,不愿意与郑锡恩联系,追逃工作一度停滞不前。

2018年1月,福州市监委成立后,根据监察体制改革部署要求,郑锡恩涉嫌贪污案由福州市检察院移交市纪委监委调查,并重新成立专案组。市纪委监委专案组随即对案件情况进行了全面梳理,一次次动员其国内亲属配合开展劝返。

在家人的劝说下,郑锡恩的心结慢慢松动了。就在此时,一个新的契机出现了:2018年8月23日,国家监委会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外交部联合发布《关于敦促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投案自首的公告》。

专案组第一时间将此《公告》向其在国内的儿子传递,详细解读了有关政策。2018年10月,专案组再一次将《中国纪检监察报》微信公众号刊发的《最后期限还有两个多月!尽快投案自首》一文转发给郑锡恩国内亲属。在亲人一次次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劝说下,郑锡恩最终下定了回国自首的决心。到案后,郑锡恩对其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主动退缴了全部赃款,解开了缠绕其近二十年之久的心结。


短评

东躲西藏无出路自首回头是正途

不管腐败分子逃到哪里,都要缉拿归案、绳之以法。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提出,深度参与反腐败国际治理,深化多边双边国际合作,一体推进追逃防逃追赃工作,再度彰显了党中央有腐必反、有逃必追的坚定决心。

在持续高压下,潜逃的腐败分子生活环境更加逼仄,生存空间更加狭小。在采访中,我市已追回的职务犯罪在逃人员无不坦陈,逃亡的日子颠沛流离,犹如过街老鼠,整日提心吊胆,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生怕一不留神暴露行踪,引起警方和有关部门的注意,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加上亲情的牵绊、精神的煎熬,日子过得生不如死。

上述人员的经历,也是目前在逃人员生活的真实写照。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潜逃终是穷途末路,投案自首为时不晚。在此正告仍未归案的职务犯罪在逃人员:丢掉侥幸和幻想,早日投案自首,及早争取宽大处理,以慰心灵,重温亲情;倘若执迷不悟,耗费时光,继续潜逃,必将面临法律更为严厉的制裁,也必将忍受内心更为漫长的煎熬。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